温庭砌

叫我庭砌就好!

[谎言]

*是看了珞莺那张鹿小姐的图,也借了珞莺的梗。http://luoying853.lofter.com/post/1fa9a082_ef218975
*ooc预警
*虽然是借梗但还是存在私设我做不到珞莺绘图的万分之一的意思呜呜 @珞莺 (不要脸的艾特一下)
*是小Zack遇见的鹿鹿Ray

Chapter一
 『怪物!』
『你仅仅只是一个工具而已。』
『怪物,你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不,我不是!我不是工具!”你疯狂的叫嚣着,捂着头往一条没有人烟的路径跑去,树丛随着你奔跑的速度越加快的变化着,从稀疏变为浓密的树林,瘦弱的你体力渐渐不支,双腿不自觉的一软,跪倒在地上,双脚颤抖着,赤足上沾满腥味的泥土,还有不知何时尖锐的石块划过,留下一个个流血的小口子。你伸出手,缠满绷带的双臂比腿颤抖更加强烈,一声声回响着:“你就是一个怪物!”
  “不,不是的!”头痛欲裂,你捂住头,撕心裂肺的叫着,以此想要证明,你只是一个“人”而已。你脆弱的证明惊扰了树枝上的鸟,它们扑棱着双翅逃了,无数的鸟是一大片的乌云往别处奔走,森林里霎时寂静,好像有什么热乎的液体溢进脸颊上的绷带,你抬起头,液体换了个方向流淌。你并不知道那名为眼泪。
  休息一会你又支起身,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外面的世界也许比这里更加恐怖,你想。肚中还是空荡荡的,干裂的嘴唇证明你已经许久未进食物。要快一点的找到水,饥饿促使你开始想事情,可未支撑多久,眼皮便重了起来,肚子发出抗议的声音,脚下沉重如铁,抬不起一点。睡着了就不会饿了,你这样想着。
  再次醒来时听见水流动的声音,周围暗暗的,然后亮了一点,你能渐渐看清楚在碧蓝色的湖边有一个女孩子。你想要再看清楚一点,金黄的发柔顺的垂在肩上,站的地方水不是很深却足够的清澈,能够看清楚湖中白皙细腻的腿,她的细手轻轻掠过水面,便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划起些圆润的水珠沾在小小的脸庞上。似乎有些疑惑,她睁开眼,湛蓝色的眼睛朝他的方向看来,足够干净的、清澈如这湖水的眸子里似乎撒满了星光遍地,带着初谙世事的单纯向他走来。
  哗哗的水声因为她的脚步而毫不吝啬的奏乐,她的指尖一路划过,一个大三角越演越大。她上了岸,湿哒哒的水还沾在她的腿上,你还趴在地上,往上看去她歪着头,秀发上的鹿角也跟着偏斜角度,还有小小的蓝色的花绽放在鹿角旁。
  她蹲下身,你有些紧张,能够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花香味,清新的干净的,与外面截然不同的味道。
你率先问出口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露出疑惑的神情,似乎她也不明白这种事情,努力想想,细小却又能听见的声音,说,“我叫瑞吉儿。”
  你曾经偷偷溜出过那个院子,躲在一个大大的房间里,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人,他们虔诚的闭上眼睛听着在台子上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人说话,底下的人叫着他教父,他们在说什么你根本听不清,却又在模糊中听见“天使”“吉儿”。
  被叫做教父的人说,天使是世间最为美好且干净的,若有人能被天使眷顾,那个孩子会得到幸运。
你想,你应该遇到了世间最为美好的天使。
  “你呢?”瑞吉儿问。
  可你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想要摆脱这些苦难,迫切的开口问道:“你能眷顾我吗?”
   瑞吉儿又摆出疑惑,你换了个词说:“你能给我幸运么?”
  “怎么样才算幸运呢?”瑞吉儿问。
你愣住,说:“我不想再呆在那个地方了!可是我想活下去。”你起身,看着她。
  “我为什么要帮你呢?”瑞吉儿问。
  你滞了呼吸,“你不是天使么?”
  她点点头说但你可以在这里居住。

  Chapter二
 『我是谁?』
『我来自何处?』
『我该到哪里去?』
   你需要回答这三个问题。
   回答...?睁开眼,头有些痛楚,四周却是一个洞穴,从洞顶滴答的往下滴水。
  “啪嗒。”
  “啪嗒。”
“啪嗒。”
  在寂静异常的洞穴中水声回响,回音像是水面上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扩散,“啪嗒。”
  “滴答。”
  “滴答。”
  睡梦中的记忆十分的清晰,现在却又很快的模糊成一片,还剩下一些水晕开的字迹,渲染成一片的笔迹。记忆在慢慢消散,我随地拾起一物,在湿润的泥土中写下仅还记得的三个问题。写完后三个问题歪歪扭扭的排列。
  排列之余再一一回答。
“瑞吉儿·加德纳”
  说完我眼睛对突然而来的银光闪现感到不适,才发现用来写字的是一把小刀,刀刃已有些缺口,手在短刃上划过,一颗颗小血珠冒出来,还是很锋利。
  带上它的话会有用。
  拾些树枝进来山洞,树枝两头都有着不规则的断裂,像锯齿一样。我蹲下将树枝一头削尖,再拿较为干燥的树枝当底座,轮番下来能够有火星溅出,接下来是枯草......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篝火燃烧着,身体能渐渐感到温暖。火舌变换成不同的模样,它似乎具有无穷的魔力吸引着眼睛,它被夜晚的风糅杂,越接近却又感到炙热。
  手心被什么握住了,好像是一只大手,触觉感受到细细的磨砂感,还有那温度。
  却是越握越紧的,紧紧松不开的,两手心间温度不断的上升,灼热的炙热的烘烤着,我蹙起眉头感到不适,却依旧不敢松手,好像一松再也追不上。
  又有什么冰凉的磕到膝盖,裂开一道口子渗出血来,冰冷让我瞬间清醒过来,才发觉自己双手已经在篝火身边,烧伤已经离我不远。连忙后退几步,脸颊被火烘烤的灼热,抚上时磨砂感又出现,这次不只是触觉,连脑海中也隐隐约约出现一个人的影子,算是幻觉。
  真正证明不是幻觉的反而是夜晚睡着时的凉意。不知是梦还是现实,身体不断下落头重千斤。明明是夜晚,眼前能够清晰的看见楼层与楼层衔接的地方,上层莹白色的窗帘抖动着,耳边是呼啸的风,身体渐渐冰凉,整个人就这样无意识的往下坠落,坠落,然后。
  砰!
  我立马惊坐起来,任谁看见自己死后面目全非的样子都不会好受。头还是沉重如铁,我下意识扶额闭上眼睛保持冷静。喉间上下律动,感到一阵凉意。不是全身,只单单对于脖子的凉,像是有什么刃具在脖子间晃动,只要稍不留意便能如同刚才那一个梦的结果。
  手上握紧了小刀,所以并不是它。我深吸一口气,脑中却闪过一个人。
  “Zack”
  我想我应该找到他。

Chapter三
  你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紧跟上名为“瑞吉儿”的步伐,腹部却一阵酸痛,却只能强忍下去。
  “你住在哪里?”因为越往里走树木便越加浓密,还能偶尔看见一两只蹦跳的松鼠和路过喝水的麋鹿。小鹿望着你,它的角并不是很大,还反而像是一个装饰。天生干净澄澈的眼睛望着你,是初生的幼兽独特的魔力。她和鹿一样。
  “山洞。”她回答你,却中途停下来,在灌木丛里找了些野草莓和蓝莓递给你。小小的粉嫩的草莓,你下意识结果。囫囵吞枣般的吞下,腹中的饥饿实在让你难忍。等手中只剩下些叶子时,嘴中一阵酸甜麻了舌尖,比之前的饭菜要更来的香甜、美好。
  看她往前走,你继续跟上。在她旁边磕磕绊绊说了声谢谢。
  她边走时边拾起了些枯柴,捧起一堆的柴火脚步不停。你看见了觉得需要帮忙,跟着找树枝。森林本就树木繁多,树枝不一会在你怀中已拿不下,想要在她面前说话。
  跌跌撞撞捧着柴火上前去,脚下却一个踉跄往前摔去,脑海中挥之不去的。
  『你是工具!』
  树枝在你身旁散落一地,膝盖蹭破些皮倒是还好,你起身看着树枝不知该捡起还是扔下。
  你的视线一角有蓝色花裙边遮住,她过来捡起你落下的树枝,勉强腾出一只手来蹲身捡起。木屑脏了她的裙子却不管不顾。你只听见她蹲身时一声:“做的很好呢。”
  细小的还有冷淡的嗓音霎时间像是乌云拨开、迷雾散去拂去你心中的雾霾。
  你用力的点点头拾起散落的树枝,跟着她一直走啊。
  一直走。
  树枝堆上还有许多小野果的点缀,看上去就像是开了花,结了果。
  几日未进食物早已经让你两眼一白,得空坐下抓起果子啃起来,吃的大快朵颐。她在一旁并未有所动作,只是一直以同一个动作同一个呼吸坐在那里,你有些不好意思。
  “你不吃么?”
  “不饿。”她说。
  你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继续吃起果子来。是不是    就这样要和她居住起来。心中居然有些隐隐的期待。
  你应该是受到了天使的眷顾让你拥有幸运。

Chapter四
   我开始出发寻找Zack,却让我有些困难。
  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
  不明白他是谁。
  不明白为什么要找他。
  而我只能一直往前走,可森林无穷无尽如何也走不完这一条路。从衣物上撕下一些绸缎绑在树枝上,以防迷路。森林只有笔直的一条往前的路。旁边却还有很多的小动物在树之间蹦跳。我想那可能是松鼠。在小路中间出现一只小鹿。
  它挡住了去路,而我绕过时它向我凑近。而它似乎并无恶意。小鹿睁大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我清楚的能够看见眼中的映出的倒影是我,也有一双鹿角。
  我摸上脑袋,小小的鹿角硬邦邦的。那我是什么呢?
  居然笑出了声,摸上那只小鹿的角,说:“我和你是同类吗?”
  “可我现在需要找到一个人。”
  “我找的那个人叫Zack,在孤儿院里,他身上缠着满满的绷带,是因为他身上有烧伤。我现在想找到他,他很重要。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到他。”
  小鹿歪着头似是不解我说的话,蹭蹭脸颊,我笑起来,拍拍它然后继续往前走。

Chapter五
  清晨时分,你跟着她顺着昨天来时的路返回。你有些奇怪,为什么她能走的这么顺畅,因为在森林错综复杂,有时根本没有一条完整的路。
   她似乎看出了你的疑惑,朝树旁的枝干指指,你顺着看过去。
   树干上绑着一条条的蓝色的绸缎,和她裙子上的相似,应该就是从她衣服上撕下来的。因为被枝繁叶茂的枝干挡住,并不是很明显,你才没有注意到。
   可你依然觉得有些糗,连忙转移话题问为什么又要回去。
   她说去湖里洗脸。
   可你每日并没有梳洗的习惯,一层层的绷带下遮盖的是一条条如蜈蚣似的盘虬在你的上身,永久的挥之不去的记忆,每日每日的伤口都用它折磨你的方式来证明你之前有多么的可悲,甚至现在的你还没有摆脱,就像这伤口还在整日的化脓。
   她在一旁未说话。你脱口而出。
  “不问我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还有......伤口是怎么回事么?”
   她摇摇头,“我记得你。”
   嗓音轻柔的、就像是低声哼着动听的小曲似的:“你从孤儿院里出来的,你叫Zack,伤口是被火烧伤的。还疼么?”
   之前独特冷淡的嗓音像是泠泉解冻似的缓缓流淌。
   你惊异于她为何知道你。
   可你很快恢复于平静,你知道的。
   可你不知道她知不知道。

Chapter六
   我走到了一座湖,湖水干净又澄澈,能够清楚看见里面游动的鱼与浮动的水藻。碧蓝色的湖就像是一块晶莹的蓝宝石在熠熠发光,湖面平静毫无波澜,风在耳边吹动头发时蓝宝石也未起涟漪。森林刮起了风让树叶沙沙作响。
  闭上眼睛时额头似乎被抚摸,是之前的有着细细的磨砂感的手,温暖而又舒适的。手被拉起,一直往前走。
  水淌过脚边的流动声,因为闭着眼耳朵能更清楚的听见声音。那一只手牵引着,一直走在前方,脸颊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划过。
  膝盖处渐渐感到寒意,能记起来他叫Zack他是从孤儿院里出来的孩子他是害怕火他是害怕当工具他不是怪物。
  牵引着走在路上,可身上却渐渐冰凉。那只手失了温度。
  我转身看岸上,已经离的远了。他看着我。
  我没有看见他。
  因为眼睛是闭上的,耳朵被水流灌入,整个人失了呼吸。在碧蓝色的蓝宝石里,我被溺死了。

Chapter七
  你们走到了一座湖,她对你说需要梳洗,便走在岸边。那是你们初见的一座湖,碧蓝色的湖水就像是她的眼睛。
  你在岸边低头,看见里面的鱼,里面的水藻。
  她很爱干净呢。
  你这样想着,手伸向了湖水。清晨的水带了微凉的寒意,你不知道怎么洗脸,或者说,你不想解开绷带让她看见。
她越走越远,湖水漫过了膝盖,你看见了。
  “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湖中央的水有多深,只明白她并未有多高。
  “喂!”
  “瑞吉儿!!”你这样大声吼着,她却恍若未闻,你左胸三寸的地方渐渐有了痛楚。
  你没有在湖面看见你自己的倒影,却在水中能看见她。
  你也明白这件事。
  可你不明白她知不知道这是森林的谎言。
  在你叫她的时候她转身在你这边,她闭着眼,唇角向上扬起,笑着笑着可是你都看见了脸上晶莹的发着光,她渐渐沉沦下去。在湖中央。
  蓝色的衣裙在湖中央翩翩起舞,柔顺的发垂在湖面,你记住了她那如大海般湛蓝的、柔和的眼睛,却没有海浪和波澜,只是在哪时有了水的柔和。
  你记起来,是在刚刚她看你的一眼。
  你也明白,这是森林的谎言。
  你也知道,你不存在,只是谎言。

评论(1)

热度(6)